教师资格去“终身制”政策设计应“兼听理性”

就业资讯 admin 48℃

  教师节,与“教师”相关的话题也发烫。据媒体曝,北京、上海等地教委传出消息,将打破中小学教师资格终身制,教师每5年将认证注册一次。若考核不合格,将退出教师岗位。从2012年起,上海中小学教师只有连续注册五次,才可免注册。

  “终身制”,在公众的认知思维下,基本上等同于“铁饭碗”。从历史沿革看,它也是流动匮乏的传统用人机制下的产物。时至今日,它与现实需求的脱节,已不言而喻。打破板结化的“终身制”,已是大势所趋。

  教师资格“终身制”,也是如此。在一劳永逸的“一考定终身”的机制下,教师身份固化,知识更新、素养提升缺乏动力,难免生出“职业倦怠症”,观念僵滞,惰性滋长;行业换血能力缺乏,人才换代慢,教育方式也僵化,教改或也遭遇内生阻力。

  而定期更新资格认证,则是以动态考核与流动管理,来剥离沉疴,涵养教师的个体素质,敦促其提高。在灵活的淘汰和进退机制下,教师也能在“不进则退”压力下,更新观念、提升水平;教育格局,也能随着师资“洗牌”,而不断优化。

  实质上,在教育领域打破“终身制”,早就不乏渐进的步骤。在教师法中,曾明确规定:将逐步实行教师聘任制,建立契约式的用人制度,引入竞争择优,完善激励约束,避免论资排辈,增强教师的流动性,实现用人机制弹性化。而定期更新资格认证,其实是对此改革举措的延续和深化。

  但去“终身化”,势必触动某些人的利益。“5年一考”,若执行疏漏,或存隐忧:过频的注册手续,必然让程序更繁琐,或损害到教师经验的连贯性;如果考核重论文或升学率、轻素质,会助长教师队伍中的功利化倾向,让教师工作偏离重心;对教学经验丰富,对网络等不擅长的老教师来说,若考核涉及到“新兴内容”,他们或许力有不逮;注册本身,是否会伴着收费,加重教师负担……

  应该说,每项改革的纵深化,都可能伴随着程序成本的增加。将“5年一考”说成是瞎折腾,有失偏颇。教师资格认定的灵活化,有赖于合理考核,其代价或是教师注册程序上的烦扰。但在淘汰机制下,无痛改革,近似于梦呓。

  至于考核路径,的确需要兼听多方意见。对教师来说,师德素养、知识积蓄、教学经验等,都不可或缺,若侧重于对论文发表、升学率等“量化考核”,只会主次倒置;而将观念更新,窄化成“对新技术掌握程度的检验”,也会让老教师感到吃力,割裂经验和人才“换血”间的关联。因而,制订公平的考核规则,尤为重要。

  在认证热的情境下,人们也会担忧,认证密度强化,会否变为敛财契机?要打消民众的忧虑,就应让定期考核回归正义价值,以公平选拔为旨归,力避“雁过拔毛”。

  去“终身制”,对教育“升级”、激活用人制度活力,都很有裨益。但若执行疏漏,或将背离善政初衷。因而,它应听取多方诉求,在政策设计上,多些与平衡技巧。

  

转载请注明:促进就业网 » 教师资格去“终身制”政策设计应“兼听理性”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