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行业”成了“香饽饽” 优质技能教育是支撑

就业资讯 admin 75℃

  “想不到技术工人前途这么好!”小陈是暨南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大四学生,上个月,他在网上看到网站推荐的《技行天下——广东省2012职业技能大赛》节目,几期看下来,大开眼界。

  不单小陈,最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到这样一群在广东产业发展中默默无闻的技术人才。“装表接电工”、“机电一体化技术员”、“模具师”等陌生的名词透过节目逐渐走向社会,走进了在校学生、政府官员、公司白领、公知学者等人的世界中。“原来技工这么吃香?”迅速成为大家探讨的话题。

  一个往常无人问津的职业群体缘何突然受到关注?一个简单的娱乐选秀节目为何得到不同社会阶层观众的认可?为此,南方日报记者专程走访节目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力求解答技工突热背后真正的逻辑。 

  ■台前

  一技走红改变命运

  演播现场,两台供选手装表接电的电柜已经放在大厅两侧,电视比赛冠军何玉平与行业冠军卢天龙头戴安全帽,准备展开对决。

  这是《技行天下》行业冠军PK赛现场。主持人一声令下,两名选手迅速动手。比赛要求选手在15分钟之内将接错的电表接回原位,谁用时短且完成任务谁就是冠军。现场观众紧紧盯着电柜后抓紧装表的选手,一时气氛非常紧张。

  “随着电网转型升级加快,对人才的要求也越来越全面,装表工人不能一味追求快,更要考核选手的细心、耐心程度。”现场评委亮出该场比赛的评判标准。最后,行业冠军卢天龙摘得桂冠。

  自《技行天下》开播以来,收视一路飘红,从调酒师、面点制作师等服务业从业人员,到汽车装配工、机电一体化技术员等工业从业者,再到物流师等新兴行业技术人员,职业技能竞赛备受热捧,正成为广东选秀新趋向。

  “在广东,一个蓝领,只要有技术,一样可以过很好的生活。”《技行天下》总导演周炜介绍,入选《技行天下》技能大赛的都是各个行业选拔出来的“尖子”,每个人背后的故事都无一例外地印证了这句话。

  陈敏通是模具师专场竞技的冠军。年近不惑的他现已扎根模具行业近20年。“年轻的时候比较浮躁,学了半年觉得这个行业太沉闷就转去做其他了,兜兜转转几年下来,还是觉得它比较适合自己,就一直沉下来做到现在。”

  冲压、焊接、喷油,从技术员到工程管理,回望十多年一步步走来的历程,陈敏通已不大想得起当初的艰辛,只依稀记得“刚学的时候,师傅管得很严,经常吆喝你做事,做错事直接指责你,如果承受不了就被骂跑了”。如今,作为资深技能人才,年薪已达6位数的陈敏通就要作为“师傅”,开始带学徒了。

  事实上,《技行天下》只是广东省职业技能大赛的缩影。每年,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都会举行全省职业技能大赛,给各个行业的技能人才一个展现自身技能的舞台,而今年的比赛共有89个职业技能竞赛工种,是历年来竞赛工种最多的一年。

  “我们每年举行技能大赛,不仅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也是劳动者本身提升技能的需要。有一技之长傍身,劳动者更容易获得个人幸福。”省人社厅副厅长郑朝阳表示,技能大赛的举办,推动了广东技能人才队伍的成长,尤其是培育了一支高技能人才队伍。

  ■幕后

  优质技能教育成重要支撑

  李骞,广州市工贸技师学院信息工程系的准毕业生。去年,他作为6名国手之一,代表中国参加伦敦第41届世界技能大赛WebDesign项目,获得第六名优胜奖。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评价他是“实力强劲的网页设计选手”,由于首次出赛,对规则不熟悉,否则有可能冲击金牌。

  像李骞一样,越来越多的技能人才正在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而在省人社厅技工教育管理处处长刘正让看来,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广东产业结构转变带来的人才结构的变化。“产业转型升级,人才层次随之提升,大量低素质劳动力向上发展,人才结构将由金字塔型向橄榄型转变,技能人才越来越成为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也曾在多个场合有过相同表述:“珠三角要产业转型升级,一定要靠职业技术学校。”今年广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期间,郑永年在广东调研时就曾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依照新加坡、日本等亚洲国家的发展经验看,中国必须走过一个对技术人才需求的阶段。广东作为我国制造业第一大省,要从劳动力大省转为人力资源强省,“发展技工教育尤为重要”。

  他预计,随着人口的变动,未来中国本科教育规模会缩小,但职业技术教育一定会发展。只有重视这一块,才能有持续发展。

  得益于广东转型升级的巨大成就,技工的关注度和社会地位正在不断提升。广东也正致力于重新打造适应时代需求的现代技工教育体系,探索一条高效、快速与产业升级相匹配的技能人才培养之路。

  借鉴德国“双元制”,这正是广东技工院校大力推广的“校企双制”办学模式,由学校和企业共建生产实训中心,联合培养高素质的技能人才,促进技能人才与产业的“无缝对接”。

  得益于“校企双制”办学模式,岭南工艺大师工作室入驻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一对一培养,不但学生就业无忧,还大大提高了教学和就业质量。由于就业前景非常好,佛山市高明区技工学校现在的录取分数线已然超过当地普通高中录取线。 

  技能竞赛舞台,谁该是主角?

  每年,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都会举行全省职业技能大赛,给各个行业的技能人才一个展现自身技能的舞台,而今年的比赛共有89个职业技能竞赛工种,是历年来竞赛工种最多的一年,尤其是广东电视台推出《技行天下——广东省2012职业技能大赛》节目,更是掀起了技能竞赛的高潮。

  随着各大技能大赛的进行,一批技艺精湛的选手脱颖而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参赛选手大多来自职业院校和技工学校,来自企业生产一线的技术工人却不多。即使是有企业的选手,大多来自于电网这类大型国企,广大的中小企业参赛者寥寥无几。有人说如果他们缺位,政府花那么多的钱办大赛,仅仅是职业院校自娱自乐的“卡拉OK”,对社会经济转型推动作用有多大呢?技能竞赛的舞台上工人才是主角!

  据了解,历年全省职业技能大赛的命题思路,是以国家职业标准高级工的要求为依据,再结合各工种的行业特点命题。不仅体现行业的整体水平,也与时俱进,体现创新性。技能竞赛不仅为各工种技术人员提供了切磋和交流的平台,也会带动全行业学习技能的热潮,普遍提升工人队伍的整体水平。在产业转型升级的今天,这种由于技能竞赛所带来的人才储备和技能素质的普遍提升对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我们也看到竞赛中虽然参赛工人不多,但拿大奖的往往又是一线工人,这也说明这些“高手”加入才能赛出水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八九十年代技能竞赛也办得红红火火。那时赛前各大工厂“大练武”在众多行业形成了“干一行、钻一行、精一行”的良好氛围。舞台上的主角是工人阶级。他们高唱着“咱们工人有力量”在技能竞赛的舞台上大显身手。

  今天这种“大练武”的氛围只有在职业技工院校才能见到了。在工厂,你大多数时候见到的都是“加班加到吐血”的农民工,他们仅有的技能也是入职时短期培训学来的。

  是现在的企业不需要高技能的工人吗?是人们对学技能不感兴趣了吗?非也!《技行天下》的热播说明了社会各界对提高技能的热望。

  其实面临经济的转型升级,紧密结合行业特点,提高职工技术水平和造就技术革新能手,是企业职责和职工共同的追求。职工需要学习技术,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通过企业的发展壮大,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强化技能竞赛,提高职工素质是职工和企业两者的共同需求。

  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所长谌新民说,研究表明,工业企业职业培训每提高一个层次,劳动生产率提高10%—20%;商业企业职业培训每提高一个层次,劳动生产率提高11%—14%。另据一项全国性典型调查发现,拥有众多受过良好培训的技能人才的企业一般都会有高得多的生产率,培训年限增加10%,生产率提高%。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舒尔茨估算,通过培训追加人力资本投资,提高劳动者素质,对美国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3%。多年来,珠三角高级技工是最抢手的“香饽饽”,年薪高达十多万。

  为何竞赛舞台上不是工人唱主角呢?不少企业老板说,让工人参赛是傻瓜,获奖后马上就被人挖走。因此他们愿意出高薪挖人,这样的成本比自己培养低得多。以前技能比赛现场总是会聚集各路挖人企业,只要选手一得奖,马上就有人蜂拥而来。后来只有那些垄断行业不怕别人“挖墙脚”才会去参赛。不过,也有企业老板说,如果政府能补贴一半培训费用,他就愿意。因为企业发展太需要素质高的工人。

  谌新民认为,靠挖人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一种短视行为,应引起政府关注。为了产业的转型升级,政府不仅应该承担企业部分培训费用,还应该制定法律法规把在岗工人培训和参加技能竞赛明确下来。

  据了解,日本自20世纪50年代起就开始致力于职业能力的开发和提高。由日本劳动省每五年修订一次并由日本国会认定的“职业能力开发促进法”把职业培训、技能竞赛是国家的一项公共事业,无论政府还是企业、社会团体都承担着对劳动者进行职业技能培训的社会义务。

  韩国重视将职业培训、职业技能鉴定、职业技能竞赛、职业技能人才奖励纳入法制轨道,建立了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韩国的经济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崛起,与其始终以人力资源开发来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和学习先进国家培养高技能人才经验的做法是分不开的。

  在日本和韩国到处都有职业培训机构,而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是遍地开花的早教培训、中小学培训机构,也有专家指出,我省有如此多的优质技工资源,如果政府利用来为在岗位工人培训服务,能得到素质全面提高的就不仅是那些“准产业工人”了。

转载请注明:促进就业网 » “冷行业”成了“香饽饽” 优质技能教育是支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