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成为“过劳死”大国 压力背后无非是个钱

就业资讯 admin 65℃

  近日,世界知名办公方案提供商——雷格斯发布了它的最新调查结果:中国内地上班族在过去一年内所承受的压力,位列全球第一。在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的万名职场人士中,认为压力高于去年的,中国内地占75%,香港地区占55%,分列第一和第四,都大大超出全球的平均值48%。其中,上海、北京分别以80%、67%排在城市的前列。

  现象中国已成为“过劳死”大国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迅速发展造成日本大量中青年人因过度疲劳而猝死。如今,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大国,一年“过劳死”的人数达60万。巨大的工作压力是导致“过劳死”的主要原因。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一项调查显示,80%以上的企业存在员工经常加班的现象。《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报道,我国职场人仅三成能享受带薪休假,全世界最少。《生命时报》一项调查也显示,所有受访白领中,仅%的人认为自己完全健康,超过四成人觉得自己处于“亚健康”状态。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调查显示,目前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患精神障碍疾病,患抑郁障碍的人群或高达6100万,且绝大多数从未就诊。

  此外,中国的自杀人数目前排在世界首位。世界卫生组织一项统计显示,全球每天有3000人自杀,而中国每年有11万左右的自杀者,多处于15岁~34岁,其中近一半是精神健全者。 

  减压八成人首选长途旅游

  国庆“黄金周”在外国人眼中是这样的:“13亿人在同一时间进入假期,8600万人挤上高速公路。”据中国相关部门的统计,这8天内,还有760万人次乘飞机出游,6095万人次坐火车远行,亿人次拥进全国大大小小的旅游景点,7700万人次迈出国门,1800亿元花在国内旅游市场,800亿美元豪掷到其他国家……有调查显示,八成人将长途旅游作为减压的首选方式。对于“在路上”的中国人来说,旅游意味着“逃离”——逃离朝九晚五的工作,逃离家庭、单位两点一线的生活轨迹。

  “老婆你好!我知错了,我不该沉迷网络游戏。可是我并没迷上网络,我只是难以承受生活和工作上的压力。”这是李先生写给妻子张女士的一封信,两年来他第一次向妻子敞开心扉。看着丈夫写给自己的信,张女士掉下了眼泪。她告诉记者:“丈夫找了几次工作都不顺利,就自暴自弃,在家里上网,沉迷网游。”截至2011年12月,中国互联网用户达亿,为全球第一,通过手机上网的人数高达亿。网络是交流工具,更是排解压力的新渠道,除了网络游戏,在各大论坛里瞎逛、到网店淘宝、去博客和微博发泄情绪和不满,似乎都能让人暂时忘掉现实中的不快。

  原因压力背后无非是个“钱”

  压力到底来自于哪里?雷格斯的调查显示,“工作”、“个人经济状况”、“来自老板的压力”排在前三位。三者的背后无非就是个“钱”字。

  经济发展下的欲壑难填。有学者指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享受着500多年的历史积累,其中的原始积累长达300年,而我们的积累刚刚开始。别人300年的焦虑,我们要在30年内消化。膨胀的欲望带来的是急剧增加的压力。就像日本著名经济战略家大前研一所说:“急功近利、肤浅浮躁、缺乏思考的社会现象成为现代社会的一种流行病。”如何最快、最多地获取物质资源,成为人们背负的最大压力。

  社会保障体系的滞后。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承担着养家糊口的主要责任,当社会应提供的医疗、养老、教育等福利保障不够完善时,个人身上的担子就显得尤其沉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夏学銮认为,中国人目前处于“生,生不起;死,死不起”的状况,就连殡葬这样本应属于社会保障的项目,都变得唯利是图。

  分析多数国人不习惯看心理医生

  “有压力觉得累,没压力觉得可怕”,这已经成了中国人普遍的焦虑。当压力不断增加,相当一部分人所感觉到的焦虑,就从一种普遍的情绪体验,变成了精神障碍疾病。在中国,患有精神障碍疾病的自杀未遂者中,近四成患有焦虑症。住房、工作、婚姻成为引发城市居民焦虑的主要诱因。

  压力就像洪水,蓄积到一定程度,就需要释放。然而,多数中国人的选择是压抑。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副教授李新影指出,缺乏心理学常识,使得人们不愿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他们往往认为:一、只要找心理医生,就代表有病;二、心理科学不值得信任;三、花钱找人“聊天”,不值。西南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杨东也认为,多数中国人不习惯像西方人那样,理性解决心理困扰,他们或隐忍在心底,或干脆通过发火来宣泄,很少求助专业人士。

转载请注明:促进就业网 » 中国已成为“过劳死”大国 压力背后无非是个钱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