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研一学生兼职教育机构月可入两千

就业资讯 admin 126℃

  图为:选择培优机构,师资是家长最看重的

 

  记者刘辉

  15日,本报独家策划的江城小升初“占坑班”乱象调查见报后,家长纷纷致电本报,进一步揭露江城培优市场的诸多乱象——

  “资深名师”坐镇,“一线教师”亲自授课,对打算帮孩子选择培优机构进行课外学习的家长来说,师资是他们最看重的。一些培训机构也投其所好地打出“名师”旗号来吸引生源。有家长发现,实际上这些“名师”只是一些大学在读生。日前,一名在培优机构做兼职的研究生,向记者自曝了家底。

  “家教”变“名师”涨身价

  23岁的周子钰(化名)周末很忙,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读研一的他,双休日在汉口和武昌两地奔波。他在一家培优机构做兼职老师,跨两个校区上课。

  现在江城的培优班流行“一对一辅导”,周子钰双休日上下午各带一名学生,每个课时收费160元,他的课酬是60元。周子钰每月做兼职老师收入2000元左右,自己给自己挣生活费。“读研比较轻松,平时没什么课,不如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周子钰说。

  去年10月,周子钰在网上看到招聘信息,他拨通了武汉一家培训学校的电话,对方跟他聊了几句,问了他一些基本情况,听说他理科很不错,当即录用了他。周子钰成了这家培优机构的一名数学老师,教的学生是二初、七一等学校的初中生。

  周子钰没有实际教学经验,刚开始给学生上课时心情很忐忑,生怕自己讲得不好,他买了几本教案资料恶补。

  在这家机构,周子钰看到了好几个跟他一样年轻的老师,一打听,发现大家都是在校生。

  培优机构对外宣称是“一线教师授课”,“但实际上,专职老师没几个,大多数都是像我这样的兼职老师。”周子钰刚开始有点不习惯,时间长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在他看来,“一对一教学”跟以前到学生家里做家教差不多,不过,“一对一”收费比家教不知贵了多少。

  要见“名师”先交学费

  记者走访发现,几乎家家培优机构均打着“名师授课”的旗号。但“名师”来自哪所学校,机构个个讳莫如深。

  在汉口永清街一家培训机构,墙上贴着宣传画,号称十余名“名师”坐镇,可是墙上挂的是清一色年轻老师的照片,并注明有的担任班主任,有的担任教学管理。当记者质疑“名师为何如此年轻”,机构工作人员解释称,“年轻老师都是协助名师教学的”。至于真正的“名师”有哪些,工作人员不肯透露,“那些老师都是公办学校在职老师,不能轻易暴露身份。”

  记者以帮亲戚小孩打听培优行情为名来到武汉二初、七一等优质初中附近的一些培优机构,工作人员称,老师全部是这些名校一线教师。

  记者问,能否当面向“名师”请教教育经验,工作人员提出条件:先交学费,上课时才能见到老师。

  记者称亲戚的孩子是二初学生,是否由二初老师培优。工作人员表示,为保护“名师”隐私,培优生一律不得由本校老师授课。

  “名师”招聘自高校论坛

  在华中师大等高校论坛上,不少培优机构在此发布招聘信息。

  硚口区古田三路的某教育公司,称自己是一家致力于高、中、小学全科培优的教育机构,现因工作需要,特聘两名在校学生(研究生优先)或在校老师做兼职老师,科目不限,周六、周日白天上班。

  记者以研究生身份拨打该公司电话,自称就读于部属高校,此前给一名女高中生当过家教,既教英语又教数学,效果非常不错。学生在学校每次考试都有不同程度提高,平时有什么心里话不愿意告诉家长的,还能与家教沟通。接电话的招聘人员一听记者自我介绍,大喜过望,当即表示可以试用,没有提出任何核实身份的要求。

  曾在巨人教育集团当过老师的小文最近辞了职,在就职于这家培优机构前,小文是一名十字绣店老板。虽然毕业于师范,也拿了教师资格证,但小文从未真正上过讲台。

  对培优机构的师资内幕,小文再了解不过。“别看机构在外把师资鼓吹得有多厉害,实际上,大多数所谓专职教师是大学毕业生,真正的公办学校资深教师,吃香得很,自己开班学生都会争着来,岂会给机构打工?”

转载请注明:促进就业网 » 武汉研一学生兼职教育机构月可入两千

喜欢 (0)